渠道赞歌

作者: 农科专题  发布:2019-09-02

7月1日,说起渠道,可能大家想到的,不就是一个引水的渠道吗?从农场建立的那一天起,我们配水员就与渠打交道,它在农田里如网如画,灌溉万顷良田。水是农业的命脉,农业的丰收要靠渠道的输水来保障。看见渠道就想起了我们配水员的生活,它凝聚着我们的辛勤汗水,渠道的历史,就是我们军垦发展的历史,它凝结着农场军垦老一辈屯恳戍边的历史,它是我们的酸甜苦辣史。渠道灌溉了一茬又一茬农作物,它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军垦人,它灌溉出了一座初具规模的现代化西营镇,它灌溉出了一片绿洲。渠道从无防渗的土渠发展成全防渗的水泥渠,它是农场发展的见证。它是农场经济发展的再现,它是我们团场发展的源泉。

54年前,一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二军、六军官兵和来自五湖四海的一群支援边疆建设的热血青年--我的父辈们来到这里。他们在这个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的南缘玛纳斯河流域的下游安家落户,并从此在这里演绎了他们悲壮的一生。开发莫索湾的时候,茫茫戈壁,杂草丛生。他们就地取材,自己动手制造工具,开发了这片处女地。土地贫乏而又缺水,父辈引来天山雪水为它们造就了这块肥沃的土地。他们在这片荒无人烟的恒古荒原上,创造了人间奇迹。军垦战士们住着简陋地窝子,穿着单薄军装,踏着冰雪,迎着寒风,冒着零下40度天气。在没有现代化挖掘工具的情况下,开始了用砍头镘挖,人背、肩挑、手抬、兴修水库,造田修渠道。当时生活物资匮乏,吃着供给非常少口粮,手不是打出的血泡,就是冻伤胳膊和腿。平时渠道上草,长得主要是苇子,割草非常困难,经常垮渠,当时都要上几个连队,堵渠人多时达1,000多人。有时候还受到狼的侵袭。夏季到来,头顶烈日,挥汗如雨。

在那火红的年代,发展农业,兴修水利,敢教日月换新天,建设边疆,保卫边疆。老一辈的配水员吃着包谷面膜,斗志昂扬,革命激情高涨。为了农业的丰收,他们跨过斗渠,深入田间,以水为业,以渠为家,舍小家为大家,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时刻,一门心思地工作在连队的偏远地方,生活枯燥无味。吃不上干净水,用不上电。配水点一般都是一个人,工作使用手摇式电话进行联系快报,竹子算盘进行计算,夜晚点煤油灯,用木制的量水堰进行测试。1964年前,徒步巡渠。每年开春,渠道上洋灰板滑坡很厉害,垮的满渠道板子,人工进行顺板。秋季清淤泥,冬季加固渠道……他们春夏秋冬吃住在渠道上。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盛夏烈日。他们在配水点,打土块盖房子,植树造家园,种菜,种果树,自给自主地解决吃住,生活中自己给自己找乐趣。

配水员们爱岗敬业,爱水如油,把渠道当作自己的吃饭碗,渠道不能跑水,漏水。老一辈配水员们在跑水的时候,用自己的棉衣,棉被,堵渠道的垮口子,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去堵缺口。他们流血流汗,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在他们身上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从单身汉起,到他们结婚生子,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追求理想,燃烧激情,峥嵘岁月。父辈们用辛勤的双手开荒造田,制砖造房。原先荒草丛生的景象已不复存在,看见的是正规的条田、座座楼房、牛羊满圈,一派繁荣景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现在田野里布满了滴水节水灌溉系统,改变人工浇水的历史,渠道修建成全防渗的梯形渠和U形,农作物产量逐年上升,收入逐年提高,农工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团水利史上的张付刚、鲁新章、拜中信、刘万鹏、马义孝等与许多创业者的忠骨已埋在这里,坟茔越来越多,连绵成片,莫索湾成了他们永久的归宿。

54年没有惊人之举却人生如歌,54年默默无闻却功高盖世,54年单调寂寞却无怨无悔!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发布于农科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渠道赞歌

关键词:

上一篇:快乐是一种能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