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律晚风里,想家的时候

作者: 农科专题  发布:2019-09-02

我想,我应该庆幸的是我自己,即使在外一千多公里,但是身边还有有关家的东西在身边,在想家的时候,就可以泡杯茶、吃一把棋子豆、将家里带来的作料拿出来就菜吃。希望,希望每一个在外漂流的人都有家可想,有亲人可念。

后来发现哥爱吃的食物大多都是小时候爸常带给我们的。

前段时间围脖上问在外的日子有没有想家,那个话题就一跃成为很多天最焦点的话题,很多人都在上面说着想家的话,原来,很多很多人都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甚至,我觉得在家的人都快比不在家的人多了。那些在外面苦苦奋斗的人们,一句久违的“你想家吗”?就可以让在外游荡的人泪流满面了。

爸喜欢吃卤肉,家里街边卖的卤猪脚不像在南方,会剁成小块烹饪。我嫌弃那么大的猪脚,还要用手抓着才能啃着吃,小时候并不怎么吃。

虽然从很小就不在家里呆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家的晚上绝对没有不在家的晚上多。也许从初中住校开始到大学毕业到现在在离家很远的31团,但是,这么多年的出门在外,我却依旧没有习惯,没有习惯外面的饭菜,没有习惯外面住的屋子,没有习惯外面的味道。每每出门,总是要准备很多东西,家里的棋子豆、辣椒酱、炸的花生米什么的,往往一个大的行李箱,衣服装不了几件,一半先放了吃的。家里不管谁要出门,老妈都会做棋子豆吃,这是我们那片人的习俗,只是到了现在,一般的都是买现成的,很少有人做了。但是每次出门,不管小时候老爸出门,还是老哥出门,一直到我出远门,老妈都会提前准备做好棋子豆,一种面食,很麻烦的过程,然后等着出门时带在行李里面。现在床头盒子里还放着一大包,想家的时候,拿出来一些吃。现在的时候,泡了从家带出来的茶叶,一种很好喝的茶叶,想家的念头总是突如其来的就涌上心头,不需要看见别人一家在一起出门,不需要等到团圆的过节,不需要触景生情之类的,就那么不经意的就能想家。

爸常说的就是,你长大可不要忘了这么多人对你的好。

就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小侄子微信发来了家人一起吃饭的影片。老妈年纪大了,天气炎热,不想做饭,一家人去外面吃饭的时候也多起来。

做人要正。

记得热闹的时候,家里要摆好几桌。姑夫叔叔们一桌喝酒。

那些发生在饭桌上的简单朴实的对话,却是如此的深刻。

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和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光。

爸就会抱怨,多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回家几天都还没坐到一块吃过饭。

我话不多,大多时候是听着。除了一天里好玩的事情,听得嘻嘻哈哈。

最开心的是老爸。老爸除了守在灶台前煮肉,还有个难得的厨艺。就是炸鱼。因为爱捕鱼,家里又不做卖鱼生意。打来的鱼都是家里人吃。

今天他们去的是我们往年爱去的一家店。这次也是我在网上先给他们预定的,只是我一人还在离家千里的地方,一遍遍的看着几秒的视频,无比想此刻我也能和他们围坐在一起。

李安自己的话说:父爱三叠,是以为家

哥嫂虽常回家,但也在离家两三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工作。常在家的只有妈妈和小侄子。爸也常在外工作。

这几年,吃的东西花样更多。烧烤,不只是啤酒白酒,红酒鸡尾酒,各类茶都在我们家的餐桌上。

后来上学,一周回家一次。爸也是说,想吃什么啊,我们去吃。

田螺,烤串,啤酒,各种凉菜。坐在路边,吹着晚风,爸不时喝口啤酒,都是夏日的记忆。

后来在郑州念书,哥也会时不时的带我和表姐一起吃个饭。

尽管生活不富裕,但对于吃的,爸妈总会花很多心思。

一家人一起吃饭,尤其是晚饭,聊天最多。

后来离家时间越久,越来越明白爸的感受了。和家人一起吃饭,曾经不屑一顾的事情,现在看来真的是无比重要的。

爸知道叔叔姑夫有喜欢喝茶的,也是定要在临走时给他们拿盒茶叶。

记得看《饮食男女》, 电影开始,车水马龙的街道,市井稀松的叫卖,镜头一转,烧炒煎炸,油盐酱醋,鸡鸭鱼肉,镜头快切,老爷子的手艺一气呵成,恨不得让人把早饭也当作一顿正餐来吃。热烈滚烫的油锅,娴熟的切菜手法,喷香冒气的美食出锅……老朱在厨房为周末这天一家的团圆饭熟练忙活做菜,捉鸡。

过年时候,我常会带些茶叶回家,和哥也很默契,哥开始喝茶,我也在福建养成了喝茶的习惯。哥在家里买了茶具。

爸会时常给我们讲过去,讲的最多的不是过去日子里的辛苦艰难,而是别人的情义。讲别人对我们的恩情。

爸会亲自送到姑姑舅舅家,阿姨家。爸不在家,就老妈去送,哥嫂去送。

家里有高兴的事,爸也是说,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和爱|第1封

小时候,爸经常晚上回家的时候会给我和哥带吃的,最多的就是卤猪脚。

最初的时候听到,还不以为然。 为什么一定要坐在一起吃饭呢。又不是没见面。

现在却会常常想念,但是已经没怎么吃到过了。

念着他觉得不错的亲戚们。妈常说,爸很讨厌,对别人好就是好得过分,不喜欢的人理都不理,太不会做人。

小孩子们围坐在院子里吃火锅。姑姑们包饺子,煮汤下面。

做人最重要的是要善良。

浓浓生活的气息,爷爷家河堤的房子,做饭时还会有炊烟飘散着。锅碗瓢盆,有些烟熏火燎的灶台。热气氤氲里,在厨房里,穿着大红格子围裙的老妈转来转去。

家始终有它无可替代的好,就像你的生活一样。你需要相信的是,每一次伤痕累累的归家都会有一桌热腾腾的饭菜来为你疗愈。生活无言,就像你吃下去的每一口软糯的饭都会给你支撑和力量。

那时候家里条件并不好,大部分都是爸在工作。妈妈手艺还不错,还常常会做些外面卖的小吃。肉夹馍,烙馍豆腐串,炒凉粉,还有快餐店卖的炸薯条....表哥表姐们也很喜欢在我家吃饭。爸喜欢吃妈煎的豆腐,煎的正好的豆腐,撒上葱花。爸总会念叨上一句: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偶尔几个人同时在家,哥喜欢钓鱼,常开车出去就是一整天。我难得回去,也常会约同学出去吃饭见面。

家里有什么吃的,都要分享给亲人。这些吃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都是平常人家能吃到的东西,但是爸开心的就是大家一起吃。心里念着他的两个妹妹,

读汪曾祺的《人间滋味》实实在在的平常菜,平常味道,生活也鲜活在其中,不时勾起回忆。

从小时候,夏天的夜晚,爸爸就会带我去吃夜市。

小时候在家闹脾气,爸总会说,想吃什么,爸给妳买。要不带你出去吃。

我爱吃扣肉,吃剁椒鱼头。

飘香的饭菜摆满小桌。四季的美好似乎也都一一呈现在这一方小桌上。

夏日大作战里90多岁的奶奶荣这么对孩子们说。

从离家念书,在家的日子总是少的。

最初时候,老妈嫌鱼腥,从不杀鱼。有时生气,杀好的鱼也不会做给我们吃。爸就只能自己弄,我和哥更是从小就会杀鱼。

“希望我们一家人手牵着手,不要败給人生。如果遇到了艰难和苦痛的時刻,能夠像往常一样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飯,因为最糟糕的,是空着肚子和孤身一人。我这一生因为有你們在身边感到十分的幸福。”

每次我和哥回家,尤其是初到家,妈也会忙活一番,为要给我们做些什么吃的劳神。虽不是什么大厨技艺,但也是用了十二分的心。

过年的时候,姑姑们也总爱在我家吃饭。爸更是欢喜的忙来忙去。平时饭都要老妈端在他面前,这个时候,他也会进厨房,煮上一大锅猪蹄。

小时候不懂,但却都记在了心里。

这个能做国宴的厨师征服了千万顾客却没能用美食抓住三个女儿。各怀心事,每周例行的聚餐变成了不愉快的道别宴,女儿们一一借着聚餐的时间宣布自己的打算,纷纷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又当爹又当妈把她们养大的爸爸。桌上的佳肴却变成了枷锁。一盘盘的饭菜似乎也没了味道。

过年在家,冬日的午后,阳光透过玻璃,照的客厅暖暖的,我们还会坐在一起喝茶。我和哥交流不多,唯一说话的时候也就是一起吃饭,一起喝茶的时候了。

爸虽不怎么喝,但偶尔也会说给我倒一杯。亲戚们来家,也是热情的给他们拿出茶叶,问喝不喝得这个茶叶啊。

在家里尽心尽力地做着这些劳费心力的精美食物的父母,大概就是希望家庭和谐幸福。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发布于农科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朱律晚风里,想家的时候

关键词:

上一篇:渠道赞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