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洞庭芦苇,小小芦苇打响洞庭湖生态农业

作者: 农业节目  发布:2019-10-16

央广网北京4月21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这是唐代诗人笔下的洞庭美景,烟波浩渺的洞庭湖既是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也被称为“长江之肾”,对整个长江生态系统的平衡发挥着重要作用。 近年来,在工业污染中曾经严重“受伤”的洞庭湖,随着治污和保护力度的加大,正在逐步恢复昔日的青山绿水,湖边的人和湖洲上的芦苇,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入春后的洞庭湖,春雨连绵,南洞庭湖万子湖湿地,沅江市自然保护志愿者协会会长李剑志跳下船,弯腰从泥地里拔起一根芦笋。 李剑志:这就 是芦笋。这样拔起来,这些嫩的部分,就像剥笋子一样……涨水的时候水淹过来,促进芦苇的生长。 苏轼的诗歌里吟咏: “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李剑志拔起的植物,就是洞庭湖野生芦苇的幼苗。涨水为湖,落水为洲,当地人把这一涨一落,形容为洞庭湖的呼吸,孕育着湖洲上的生命。位于洞庭湖腹地的湖南沅江市境内,就有86万亩湖州,其中,芦苇的生长面积就有45万亩。万子湖莲花坳村民刘腾芳已经守着洞庭湖生活了五十多年。 刘腾芳:春天是这样绿水青山,都看得到吧,到了夏天芦笋长成三四米了,就看不到水了,秋天那全部都是黄的,芦毛花,就是白色的,整个洞庭湖需要上万的人砍芦苇,就没有了,就只有黄土了。 靠湖吃湖,是洞庭湖区人千百年来的生活方式。在沅江,两大支柱性传统产业一是渔业,二是芦苇产业。每年秋天,成熟的芦苇是造纸原料,2000年出头,每年光是经营芦苇,就为沅江市带来2亿元的财政收入。 刘腾芳:这些都是去年砍下来的?对,去年砍下来的,以前的话基本年前全部运走,路上根本看不到这样的芦苇,那个时候很值钱嘛! 走进沅江漉湖,这里是长江以南规模最大的芦苇基地,号称“江南第一苇场”,每年十多万吨的芦苇产量一度吸引了十几家造纸厂就近建厂。眼下,湖洲上成片的芦笋像绿色的海洋,去年秋天砍下的黄色芦苇,在路边堆成了六七米高的“垛子”,就像搁浅的船。芦苇承包主龚立军看着这些芦苇,叹了口气。 龚立军:它就是造纸原料,由于那个造纸厂,他们关停了,到现在国家环保政策出台是零容忍,所以导致了纸厂关停倒闭。当然着急啦!芦苇这一块,整个市面上多了大概八十万吨,现在我每吨芦苇运出去就亏七八十元,芦苇越多你越亏得越多。 从上个世纪 90年代开始,龚立军在漉湖承包了6万亩芦苇,洞庭芦苇声名远扬,但造纸厂源源不绝的污水直排,却严重污染了洞庭湖环境,水质恶化导致鱼类资源锐减,候鸟无法落脚。2006年下半年,湖南省政府对环洞庭湖的造纸厂开展整治:湖区234家造纸企业停产整治,其中101家企业淘汰或转产。湖里的黑水变成了绿水,但没了造纸厂,芦苇也就无处去,看着湖洲上的芦苇,龚立军心里有些矛盾。 龚立军:上游纸厂没关停的时候,那个时候整个洞庭湖整个河的水都是黑色的,黑得可以说比墨汁好不了多少,一个是我们要生存,一个是它影响了环境,现在我们又要保护环境,我们又要生存,这要怎么搞? 2013年,沅江市开始引导芦苇产业朝着生态绿色农业的方向转型,推动芦苇产业由造纸原料向生态健康食品、保健品转型升级,打响洞庭湖生态农业品牌。 2013年的春天,原来经营芦苇的龚立军,在自己的公司门口又挂上 一块“三一通达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牌子,开始尝试芦笋产业。春天的芦笋,是芦苇的童年形态,绿色无污染,口味清香鲜美,且富含11种微量元素,可做食材,可入药。 龚立君:现在像我们这个企业基本已经见成效了,从去年起我们就看到了利润,从我们的财务角度来说的话芦笋最低3万6一吨,最高5万8,今年我们请了1500人,地里摘的时候我那个基地里面都有四五百人,放在镰刀扯芦笋。 一棵芦笋,从地里采回来,经过剥壳、蒸煮等初加工可以成为餐桌上的绿色食品。 经过精制和提炼、深加工,芦笋可制作成休闲食品和保健食品,目前科研院所正在研发实验,尝试将芦笋作为制药原料。通过科研攻关,产业链越长,附加值越高。 沅江市委书记邓宗祥:人们发现芦笋这是 个好东西,扯芦笋,芦笋加工,经济又生态,是一个民生产业,也是一个生态产业,14年开始芦笋的产值是5亿,去年达到15到20个亿,很快要做到100个亿。 沅江万子湖莲花坳,眼下桃花汛到来,水位越来越高,湖洲上的芦笋每天都在拔节,采笋人和买笋人也纷纷赶来,莲花坳村民刘腾芳今年没有打渔,和老伴儿扯起了芦笋。 刘腾芳:洞庭湖和长江的鱼都少了,这十几年少了二三十种鱼。但水这几年好了,鱼类灭绝得慢一些了。 扯芦笋,卖芦笋,一天一人至少能挣两百多块,再加上后续的加工环节,当地的渔民和樵夫找到了新的生计。同样是靠湖吃湖,进退之间,需要平衡。 截至今年4月,“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获国务院批准成立进入第三个年头,按照最初规划,湖南、湖北两省共同承担,要将洞庭湖建成“更加秀美富饶的大湖经济区”,生态农业品牌化发展,成为大势所趋。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认为,沅江芦苇芦笋的转型,是洞庭湖生态农业发展的一个尝试。 刘帅:生态农业也好生态工业也好,要培育期。原来芦苇砍下来就能造纸,现在按严格意义的生态农业搞起来,要求很高,这个过程还要大家用心去做。

原题:[我的长江]一根芦苇的前世今生湖洲上一望无际的芦笋记者姜文婧和芦苇承包商龚立军一起来到芦笋满地的湖洲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唐诗宋词中,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美不胜收。湖广熟,天下足,洞庭湖是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又因为不可或缺的生态调蓄功能,被称为“长江之肾”。 前些年,在工业发展历程中,洞庭湖曾经严重“受伤”——广阔湖洲上生长的芦笋引来了造纸产业,带来了经济效益,也带来了乌黑浑浊的工业废水,污染了湖水,也污染了长江。近年来,这里的人们开始反思和改变。记者张筱璇采访李剑志记者张筱璇采访沅江湿地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 入春后的洞庭湖,春雨连绵,南洞庭湖万子湖湿地,沅江市自然保护志愿者协会会长李剑志跳下船,弯腰从泥地里拔起一根芦笋。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李剑志拔起的类似小竹笋的植物,是洞庭湖野生芦苇的幼苗。涨水为湖,落水为洲,洞庭湖腹地的湖南沅江市境内,有86万亩湖洲,超过一半的湖洲土地上,芦苇年年生长。万子湖莲花坳村民刘腾芳已经守着洞庭湖生活了五十多年,“春天都是这个青山绿水,都看得到吧,到了夏天芦笋长成三四米了,水也涨起来了,到秋天那芦苇长出芦花来,冬天收过之后,它就没有了。只有土了,那就是白色的。”李剑志在芦苇湿地边用望远镜眺望希望发现新的候鸟经过初加工的芦笋 靠湖吃湖,是洞庭湖区人千百年来的生活依托。在沅江,两大支柱性传统产业一是渔业,二是芦苇产业。秋天,成熟的芦苇是造纸原料,2000年左右,芦苇可以给沅江带来每年2亿元的财政收入。 沅江漉湖,是长江以南规模最大的芦苇基地,每年产量十多万吨。眼下,湖洲上成片的芦笋像绿色的海洋,而去年秋天砍下、如今已经枯黄的芦苇,在路边堆成了六七米高的“垛子”,像搁浅的船。芦苇承包主龚立军叹了口气,“芦苇整个东西只有一个用途,就是造纸,由于那个造纸厂,他们关停了,到现在国家环保政策出台,现在是零容忍,所以导致了纸厂关停倒闭。芦苇这一块,整个市面上多了大概八十万吨,哎呀肯定啦!像我们这个市场,多1万吨都处理不了,多1万吨你就没地方去,不要说我每吨芦苇运出去就亏七八十元,以前芦苇越多就能产生更大利润,后来到2012年以后,芦苇越多你越亏得越多。”来自贵州、湘西的樵夫以前每年冬天都来洞庭湖砍芦苇,现在他们称为扯芦笋的主力军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发布于农业节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八百里洞庭芦苇,小小芦苇打响洞庭湖生态农业

关键词:

上一篇:相关部门应加大各类保健品监管力度
下一篇:没有了